南哑

【非庄/向哨】刻不容缓 (1)

哨兵向导设定
向导非×哨兵庄注意!!!请自行避雷(⋟﹏⋞)

现代背景,有ooc,私设如山
要甜!要苏!(发出垂死挣扎的声音)
苏韩非使我快乐,又及。
——————————————————————

【一】

        他屏息,黑衣罩住周身融于夜色,只留出一双亮亮的眼。侧边是光线昏暗的街道,他看着几道黑影从视角内闪过,才从角落现出身形,银白的发丝从兜帽下洒出几缕,倏忽消失,当潜行打扮的蒙面人重又折回这巷口打探时,已是毫无所获。

        离地十几米,卫庄扒着窗沿心里暗骂,这次任务本来一切顺利,不想情报有误,赶来支援的哨兵多了两倍不说,还被对面一个计划外的强向导狠狠扎了一下,负荷已久的情绪被精神攻击冲乱,感官开始失调。

        新郑城内的黑帮怎么可能拥有强向导,又是夜幕……

        一脑门儿官司,他忍住昏乱狂躁的思绪,摸出药片一口气吞了五粒。

        大量人工向导素在唇齿间化开,强制冷却了沸腾的脑袋,很快只剩额角残留的阵阵疼痛,他当机立断地翻身闯进了手上扒着的窗口。

        这是普通人活动的区域,至少不会遇到其他的哨兵。稳定性濒至极限的他恐怕忍受不了更多刺激,还需要时间调整。

        他落地时轻巧无声,地面铺着柔软厚实的暗红色地毯,温暖而昏暗——这里好像是一家酒馆的客房。他迅速检查房间,视线还没来得及转上一圈,就听到了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有种不自然的紧张攫住了心脏。

        但那只是个普通人……

        这个结论在他脑子里待了还没一秒,然后就是一阵剧痛袭来,嗡鸣声回响激荡,精神图景震颤恍惚,信息素叫嚣着涌动而出,他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当韩非推门时,他脑海中规划的未来还是另一番模样——然后他会发现人生处处是惊喜,且他的运气实在是不错——当然,这是他后来才意识到的。

        那时的他只是推开门,猜测着门后被他攻击的哨兵有何来历,然后打开房间灯的开关。

        手……还有头发,都白得扎眼。

        黑衣的男人静卧在地上,一身血气,脊背的弧度流畅矫健,像蛰伏的孤绝的野兽。

        而且屁股也太翘了点。

        精神触手好像打结缠在了一起,韩非咀嚼着莫名浮起的情绪有点不是滋味。

        凑近几步察看,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重起来,心里突兀冒出的冲动感也越来越强。他身旁的空气水波般浮动了一下,一个青色皮肤蒙住双眼的高大男人凭空出现,穿戴着古朴又奇异的金色甲胄,默然半跪在这黑衣人身边。

        逆鳞也有反应?

        这个哨兵和他的相容度大概是高得吓人,才会让逆鳞不经他的命令就显形,现在最明智的选择是立刻离开,毕竟和一个与他相容度如此高的,不明身份的哨兵待在一起只有危险——暴露自己向导身份的危险。

        但是逆鳞没有动弹的意思,一向不遗余力维护自己的精神体此刻像是定在了那男人身旁,任凭韩非怎么呼唤也没反应。

        世风日下啊,精神体都不跟主人同心同德了吗?

        韩非还是妥协了,他上前和逆鳞并排蹲在一起,试图向暂时失去威胁的哨兵施加“沉睡”的暗示,同时手上一刻不停把人扒了个干净——血气这么重,恐怕是受了重伤。

        没有血迹,没有伤口。

        韩非看着这人大片的瓷白后背有些移不开眼,他白得不像话,肩胛像舒展的蝶翼,肌肉线条流丽,与一般哨兵肌肉虬结的魁梧身材相比,显得有些纤细。奇异的银白发丝无力垂落在地,半掩着轮廓鲜明的侧脸,眉头紧蹙,眼睫微微颤动,看起来是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啧啧,我见犹怜。

        血腥气仍旧在涌动翻腾,韩非这才意识到这是哨兵信息素的味道,信息素大量外放,看来这个人其实是因为相容性陷入了结合热?不对……无意识,昏睡……更像是神游症?

        结论是这个人情况确实不妙。

  
        一个陷入麻烦的,在逃哨兵?

        他向窗户看了一眼,那么说来,情报里今晚要来刺杀他的不是这个人。韩非隐去了些戒备,对这人的好奇重又升起来。

        他虽然昏迷,看起来备受折磨,但是屏障仍旧坚实难以逾越,韩非的精神触手绕着爬了一层也没找到能渗入的地方,逆鳞沉默的发出警告,阻止他伤害这个哨兵。

        是是是,不强攻,放心啦。

        韩非觉得自己遇到这人后就一直不大对劲儿,兴奋,冲动,像是身处一场梦境,双脚始终落不到实处,隐匿向导需要谨遵的一百零一条法则不知被他塞进了哪个犄角旮旯——就比如现在,刚刚从这人身上搜刮出的药瓶开了盖放在一旁,他握着随身携带的装有抑制剂的针管抵在自己颈边,另一只手覆上昏睡的人光裸的后颈,再次确认整个房间完全处于他的屏蔽之下,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释放自己的信息素。

        精神屏障不打开,这人即使只是游走在神游边缘,他也无法将他拉回,更别说还有结合热作祟。

        醇厚的酒香弥散在空气中,与哨兵腥甜的信息素热烈地结合,劈啪作响,骤然升温。

        哨兵处于深渊中的意识被甜美,强大,自然,高度相容的信息素吸引,本能战胜一切,精神屏障罔视主人此刻薄弱的意志向外人殷切地敞开,精神触手一涌而出与向导相接,拽住向导的意识就往自己的屏障里拖。

        韩非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相容是相互的,他受到的影响也不小,哨兵的精神力比他想象的强大,他抵抗不了精神触手的拖拽。

        他将抑制剂迅速注射进自己的颈动脉,信息素渐渐平息下来,昏迷哨兵的精神触手开始不满的翻腾,已经被屏障接纳的他轻巧的将它们安抚下去,韩非在对方精神图景的一片断壁残垣里逛了一圈,感觉自己是连带做了这人空缺三年份量的精神疏导。他又抓起哨兵本人的药瓶一股脑喂进去,于是最后一点体热也随之消去了。

        哨兵纤长的眼睫动了动,眉头舒缓下来,沉沉地睡去。

        他抹一把额头的汗,总算是冷静下来,心说这把玩儿的实在太疯,一个弄不好就得套上项圈和这人绑定一辈子了,再一想塔里那摊烂事,恐怕还得私奔。

        他忍不住又瞥一眼地上安睡着的人,这人真是好看,五官斧劈刀削的凌厉,一番异域风情,眼睫浓密的像小扇子,不时微颤惹人怜惜。不知道眼睛睁开了会是什么样子……

         逆鳞仍旧半跪在他身侧专注地盯着哨兵。然后突然出手,从哨兵身子底下捞出一个东西。

        金毛黑纹,小小一只,长长的尾巴翘在空里。是精神体?韩非凑过去看,小东西在逆鳞臂弯里猛的抬头,吭哧一口啃在逆鳞的胳膊上。

        长得精致可爱,脾气倒是凶,看起来像个小号的豹子。大概是没真用力,逆鳞毫无所觉,反而抬手开始给它撸毛,小东西立刻出现了享受与挣扎并重的神情,仍旧端着架势,但尾巴已经耷拉下来了,松口后坚持仰着脑袋,咬合处却留下一个小小的牙印。

——————TBC————————

恭喜玩家韩非达成脑交成就(不是
恭喜玩家逆鳞达成撸猫成就

卫庄大人很厉害的不要被他这章的柔弱骗了!他只是状态不好!(对,非哥哥,说得就是你)

卫庄的精神体是豹猫,非常可爱矫健的小号掠食者O(∩_∩)O

评论(3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