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哑

【非庄/向哨】刻不容缓(3)

哨兵向导设定
向导非×哨兵庄注意,请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

【三】

        他站在梦里,远远看着从前的自己。

        韩安有一个向导妻子,同时有很多女人,儿女出生了一个又一个,有的是哨兵,但更多的是普通人。

        他是第九个,带着父亲的希望出生——韩安已经不算年轻了。他的母亲漂亮又温顺,是向导学校的优等生,于是他也生得聪慧又好看,所有人都对他寄予厚望,父亲也极为宠爱他。

        母亲很快就去世了,父亲很伤心。

        他接受最好的教育,被带去见很多世面同时被保护的滴水不漏。

        他并不常见到他的兄弟姐妹,只有后来出生的红莲和他亲厚。大哥总是洋洋得意,不屑于看他们,四哥会对他们笑,但眸子里冷冷的带着探究,叫人害怕。

        他们都是哨兵,看着人像看着畜牲。

        还有一些哥哥姐姐会出意外,他只能看他们在葬礼上的照片。

        仆人和老师们告诉小小的他说向导很重要,很稀少,他只知道在塔里见过的那些个温和的男人或女人,纤柔的脖子上勒着粗厚的浅绿项圈,眼神畏缩。

        父亲安排他每年定期做体检,他健健康康,毫无异常。

        十六岁来了又去,十七岁也很快过去了,十八岁时他在学校仍旧拿遍各种奖项风头出尽,但是父亲匆匆看他一眼,眼神冷淡而失望。

        十八岁是向导分化的最后期限。

        他是一个普通人。

        梦境凝固在白色的房间和鲜红的针管上,逐渐模糊得看不清轮廓,只余红白两色,他猛然惊醒,在昏暗的房间里揩去额上的汗。

        逆鳞显了形,在床边投下一大块黑影,像是一种沉默的支持。

       书桌上还摊着几份资料,“鬼谷”两个黑体大字十分显眼,虽然下面只有寥寥几段。

        他的情报网对黑衣哨兵的身份毫无头绪,张良调用了张家的情报网也说没有发现,紫兰轩在他还没出生时就开在新郑,背景也是清白干净。不过前天他在哨兵的精神图景里发现了一些奇特却隐隐眼熟的景物,一番查找后他才确信下来——生于荒结地块的雕塑,一只只向天张开的巨手,流传已久渺茫莫测的传说——鬼谷。

        哨兵的精神图景里有传说中鬼谷的景物。

        自己搭救了鬼谷传人。

【四】

        韩非噙着笑,此刻他衣冠楚楚地站在紫兰轩大厅里,看着一抹窈窕身影从台阶上下来,紫兰轩是风月盛地,他回国后也来玩过几次,当然认得这位风情万种的老板娘。

        他从容报上来意,也不惧厅里绝对算不上稀疏的人群:“我来找一个男人。”

        平静自然的像是在说“给我找人唱个小曲儿”。

        紫女得体的微笑出现了一丝裂痕,她瞟一眼大厅,确保客人们都被领到了不碍事的位置,便也不再维持好客的形象,语气里尽是警告意味:

        ——“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也许会越危险。”

        ——“他的世界和你的世界完全不同。”

        “也许,我是胆子比较大。”韩非步上台阶,毫不客气地径直越过紫女,语气倒是又绅士又温柔,“紫女小姐,请带路吧。

        紫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

        这就是害她在楼梯口蹲,咳咳,等了大半天要接待的人?看起来除了脸一无是处,好气哦。

        啊,在美人面前风度翩翩又大胆的臭男人她见多了,只是没想到卫庄也会中招——卫庄回来后像个合了嘴的蚌(不是说他平时不像)一句有用的都撬不出来,紫女只能大胆猜测他是在任务中不小心落入情网了。

        某种程度上也没错?

        韩非对紫女的内心戏一概不知,他被一路领进楼顶的一个房间,紫女为他掩上门后便悄然离开。

        哨兵仍旧是一袭修身的黑衣,临窗而立,银白的发丝与墨色的衣摆迎风飘动,叫韩非想起“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类的赞誉。

        “卫庄兄。”

        他默默咀嚼紫女告与他的名字,卫姓他一时想不出联系,庄……草木盛茂*,庄严肃静,他觉得连起来念好听的很。

        “说吧,你想要什么?”卫庄仍旧端着架势,只留给韩非一个宽肩窄腰大长腿的火辣背影。

        “我那天已说过,想要卫庄兄从姬无夜手中保下我。”

        “我也说了,我保不了你。”看不见表情,但韩非觉得卫庄是在笑,“看来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

        “说起来,这次没能见着卫庄兄的猫?”韩非顾左右而言他。

        如此生硬的转移话题本该惹来声嗤笑,但是用在卫庄身上却起了奇效,卫庄拧过身瞪他,面上挂着薄怒:

        “那是豹猫。”

        “啊,是我孤陋寡闻了,唐突了卫庄兄,”韩非继续左顾右盼,语气殷殷切切,“只是我们的身份都已经互相透了底,就不必藏着了吧?精神体总收着不利于你的情绪疏导啊。”

        “……干你什么事。”

        卫庄压着羞恼,这厮明知自己的精神体见了他的就走不动道,还在这里假惺惺端着好意。

        “其实,我来此也不是为了向卫庄兄讨要什么报偿,不过是想共同合作,各取所需而已。”韩非又转了话题,突然严肃起来,“卫庄兄现在需要向导,你保护我,我也可以帮助你。”

        不待卫庄接话反驳,韩非一口气说了下去:“向导没有攻击性,只会安抚哨兵,但你受到我的攻击后,并没有感到惊奇。我还发现你的屏障在受攻击后依然非常坚固,应该有过针对向导攻击的训练,我相信 如果不是那天你状态实在糟糕,我也不可能偷袭成功令你昏迷。”相容性高这条他没提,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

        “……”

        “能够精神攻击的强向导极为少见,你既然是自由哨兵,怎么会得到这种训练?”

        “……”

        “我听说,云梦附近有一处隐世之地,‘鬼谷’正位于此地,前代鬼谷高人悟出大道,哨兵、向导、普通人本来同出一源,得道者不受属性束缚,就可以超脱世人,凌驾众生之上?”

        “哼,”卫庄本来只是略略听着韩非大侃特侃,注意力全放在那张张合合的唇上,这时终于听不下去,也无意再隐瞒,嘴角牵起一个嘲弄的笑意,“鬼谷不过三代不入世,就被你们传成了这幅模样?”

        “愿闻其详。”

        ……韩非这个人正经起来确实有模有样。

        “你说的那些与鬼谷子的理论也差不多,但也只是理论,已经失传大半,留下来最相近的不过是一套剑法,无论什么属性都能修习罢了。”

        韩非瞥眼看屋里摆着的檀木剑架,一把模样奇特的剑搁在上头,发着幽幽的冷光。

        “鬼谷传人每次出山,都会留下不少功绩和传说,”韩非笑容愈发盛大,“卫庄兄助我一臂之力,一定也是与先人同列。”

        一个强大的向导,藏着身份藏着野心,不想苟且偷生,倒想称王称霸,有趣。

        “你想凭普通人的身份统治韩国?”

        “总比向导可行性高些。”韩非摊开手笑笑。


【五】

        紫女也被叫来旁听,三个人围着茶几坐下,面前摆着酒。

        “卫庄兄做雇佣兵,应该遇到过攻击性向导吧?”

        “夜幕,有时会遇到,他们现在在与新郑的黑道合作。”卫庄想起那天攻击他的向导,沉下脸来。

        “据我掌握的消息,姬无夜手下训练了十数个向导。”

        “大部分向导生性温和,不愿伤人,强行训练只会伤害他们。”

        “向导会被攻击对象的情绪影响,但是屏障够强就可以抵挡。”韩非眼睛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虽然难,但是攻击性向导对哨兵的伤害是非常可观的,可惜,姬无夜先意识到了这一点。”

        “姬无夜私下培养向导为己所用,居心叵测,”紫女接话道,“看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他还有大单倒卖向导的生意,用向导的血赚的盆满钵溢。”卫庄双手抱胸,语气充满不屑。

        “正是如此。”韩非正色,端起高脚杯向两人致意,“我父亲倚重姬无夜,让他坐镇总塔,当首席哨兵,但是姬无夜不除,天理难容,韩国也危在旦夕。”

        “你想让我杀了姬无夜?”卫庄语气玩味。

        “我想让你取代他,”韩非眸色深沉,目光灼灼,“首席哨兵的位置,没有人比卫庄兄更合适。”

        他腾地站起来,双手捏紧了拳,居高临下看着卫庄和紫女,逆鳞随着主人的意念现形,一时间一股巨大的精神力潮水般席卷过两人,独独绕过卫庄的精神屏障——无声的实力展示。

        紫女是普通人,此刻也敛目严肃起来。

        卫庄从上到下打量韩非,野心和正义感,阴谋家和英雄,两种矛盾的特质在这个人身上杂糅到一起,出奇的和谐。

        此刻他身上的光芒……炫目。

        他手指收紧成拳,指尖抠着手掌的皮肉。

        明明自己已经打了足量的抑制剂,相信韩非也是如此,相容度不该影响到他,卫庄还是觉得身上隐隐燥热。

        有些不明不白的情绪生长壮大,裹紧了一整颗心脏……精神触手蠢蠢欲动,竟升起把整个精神图景向他完全敞开的冲动。

        不行,不行。

        韩非依旧负手而立,大范围发散他严肃起来的魅力,可惜对象只有两个,心动的只有一个——对,紫女看透了一切,只想出去找副墨镜戴。

        逆鳞在旁为他掠阵,更显得气势雄浑,不过被蒙住的目光总觉得是在寻找什么。

  
      ——“我会帮你,但你也要向我证明,你值得我帮。”

        ——“卫庄兄说得好,看来我们达成了第一次宝贵的共识。”

        卫庄倚着窗,看韩非越走越远,直到坐上车彻底远去才收回目光,感觉周身的空气仍是热的。豹猫倏地冒出来,明显是被强行压抑了很久,此刻冒着火气踩着窗探出头看,一无所获后极为不爽,扭头一口啃住卫庄的手指。

        卫庄也不抽回去,就这么由它啃着,脸上难得带了抹不含嘲讽的笑意,

        “你看上他什么了,嗯?”

TBC

*庄,草芽之壮也。——《六书正伪》
  庄,草盛貌。——《唐韵》

评论(2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