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哑

【非庄/向哨】刻不容缓(4)

哨兵向导设定
向导非×哨兵庄注意,请自行避雷

看完这章求不被打
卡文了……emm于是先把写的这一点发出来。
——————————————————————

【六】

        “我过完十九岁生日才分化的,特别巧,前天刚抽完血。”

        “我不敢让人知道,假装撒酒疯砸了七八个酒瓶子,也没人来管我。”

        “我老师,荀老师,明察秋毫,给我弄来抑制剂,让我别在他课上假装酗酒,说他嫌熏得慌。”

        “……”

        “卫庄兄,你跟我聊会儿呗?”

        卫庄双手稳稳放在方向盘上,呼吸都清浅到听不到,车内的沉默让人窒息。

        让韩非窒息。

        韩非游走人情场多年,从来都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不靠地位可以靠口才,不靠口才还可以靠脸,就没这么吃瘪过。

        不过韩非有个优点叫锲而不舍,还有个优点叫诡计多端。

        他把逆鳞放出来了。

        “我第一次看见我的精神体,还以为是鬼,”他稍稍放了点向导素,“然后他把我的酒扔了,表情特别嫌弃。”

        “有意思吧?精神体讨厌主人信息素的味儿。”韩非自己乐呵,笑得见牙不见眼。

        “……”

        卫庄从后视镜里看见了韩非的傻样,也看见逆鳞端端正正坐在后排,脑袋微偏,蒙住眼睛的布片正好通过镜片和自己眼神相交,他不知道韩非怎么能从这张挡了大半的脸上看出嫌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从布片上看出某种殷切。

        别出来,忍着。

        他警告自家豹猫。

        “想知道为什么吗?”韩非扒着副驾驶座,脑袋探到前头,没等卫庄有什么表示就自顾自说了下去,“我发现他讨厌的是红酒味儿,我是白的,哈哈哈哈哈~”

        “……”

        发散着谷物酒香的大型物体一下子凑近,丝丝缕缕的香味钻进卫庄鼻腔,他当机立断猛踩一脚油门,惯性把韩非摔回了柔软的后车座。

        有点可爱?

        卫庄费解,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而豹猫在他的精神图景里疯狂挠墙——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精神体的情绪仿佛具现化成弹幕,刷屏整十秒。

        “卫庄兄呢?你的分化期怎么样?”

        韩非坐了回去,誓要把话题进行到底。

        这个人是不知道什么叫紧张?这一路不像是去对阵韩国最恶势力,反倒像是郊游。

        而且……明明是沉痛的事情——向导是绝对的国家财产,只要分化就要被送到向导学校*,从此失去自由,大半辈子待在塔里给数不清的哨兵提供精神安抚,少数能嫁给达官显贵。韩家是韩国实际的掌控者,家族里的向导则要被作为筹码去联姻,或者说做间谍。

        韩安没有向导子女,旁支也没有合适的过继,这也是他这些年惴惴不安的原因之一——在与他国的博弈中少了一个足够身份的棋子。

        为什么要用这种语调讲出来呢?卫庄看着后视镜里那人一派轻松写意,在家族手下藏匿身份何其难,在家族里作为普通人生存又何其难,他却把这当成笑话说。

        “我在鬼谷度过分化。”他淡淡开口,算是配合了韩非的话题。

        “哦……”韩非兴致不减,正打算继续追问,卫庄转头施舍了今晚对他的第一个眼神:

        “到了。”

【七】

        这是为一位钢琴新秀举办的音乐会,平和幽澜的夜曲并不能浇灭喧躁,大部分有地位的人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卖给欣赏这位新秀的张家家主一个面子,他们期待的只是音乐会后的一场宴会,等着分配一些利益,打点一些关系。

        姬无夜也会参加。

        韩非捏着定位器,目光游移,宴会上觥筹交错的酒气,是对他能力的最好掩护。

        侍应生端着托盘走过,他随手拿上一杯香槟,向远处刚从簇拥中脱出的人影走去。

        “姬叔,好久不见啊。”

        小韩非尚还得宠时,姬无夜也是抱过他的长辈。

        “九少爷。”姬无夜瞥他一眼,凶戾的脸裹着杀气,有些不耐烦。

        韩非也不惧冷脸,嘴角一扯就是一个热络的笑,“刚回来没几天,想拜见也没条件啊,您府上走动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姬无夜一笑,普通人对他没有利用价值,但是韩非毕竟是韩家人,韩安是不能得罪的,遂举杯接受了韩非的敬酒。

        韩非突然“嘶”了一声,随即半跪在姬无夜脚边,“谁这么不长眼,敢在这儿吃口香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仰头笑笑,“沾裤脚上了,给您弄去?”

        韩非笑起来男女通吃,姬无夜点点头。

        韩家是韩国实际的统治者,不过他兵权在手,也不是没有韩家人来向他示好过,但都是旁支,他排除了韩安安排的可能性——那老头至少清楚他对男的不感兴趣,那就是这个韩非自己想来投靠。

        韩非挂着笑起身,餐巾包了糖块扔进侍者端着的空餐盘。

        “姬叔……”

        “你看今晚那弹琴的女人怎么样?”姬无夜打断韩非的话,手举着空杯子往大厅西南角看,一袭鹅黄礼服的女孩在那里被一群人簇着,笑容甜美。

        “琴弹得好,人也好看。”韩非顺着话说。

        “身段也辣。”姬无夜转回头看着韩非,笑容带着点讽刺。

        韩非失语,他倒是没想到姬无夜会是这种思路——认为自己是来投怀送抱的,于是才用这样的说辞来回绝?

        他顿时一阵恶寒,默默庆幸自己不用真那么干,面上却不显分毫,从善如流摆出一副尴尬又失望的表情,“这等美人儿那肯定是姬叔您的,我就不打扰了。”

TBC

*向导学校是参考了《全职军医》by绝世猫痞的设定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