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哑

【非庄/向哨】刻不容缓(5)

哨兵向导设定
向导非×哨兵庄注意,请自行避雷

ooc!
人物属于玄机不属于我,我就是个傻白
咳咳,因为剧情需要,所以设定里是秦国没那么强,韩国没那么弱;卫庄没那么强,姬无夜没那么弱。
姬将军是大反派,还是很厉害的〒▽〒
但是架不住混合双打XD
终于打完架了我保证下章就是为爱鼓掌!
————————————————————

        韩非离场找了个监控死角,手插在兜里发了一条消息:

        【搞定】

        不过几秒,手机振动,他拿出来看:

        【。】

        表示他收到了。韩非摇头苦笑,确实不能指望卫庄做毫无意义的事,比如关心一下他的安全什么的。

        他重返宴会,依旧扯开没心没肺的笑,逮着人侃天侃地,余光则瞟着姬无夜和一个张家人说话,而后似乎是谈崩了,张家人带着怒意先行离开,姬无夜不多时也走了。

        韩非心里暗自叹气,张家这两年被姬无夜逼得很紧,这也是张良找自己合作的原因,张家孤注一掷制造这样一次机会,他不能失败。

        大厅的人越来越少,有的就此离开,有的换了地方继续他们的交易。

        【xxx】

        卫庄给他发了一个定位。

        他悬着心上电梯一路来到十楼,侧身拐进某个卫生间,确认周遭无人后在窗上轻轻敲了三下。

        窗板被猛的掀起,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卫庄翻身进来,把腰间挂着的剑解下,随手扔给韩非,然后摸出两把匕首,

        “走,你负责感知目标。”

        哨兵精神力远不如向导强大,远距离的精神波动只有向导能勘测到。

        慌乱抱住沉甸甸的剑,虽然制定计划时已经被震惊过,韩非还是心有余悸的往窗外瞥了一眼,感叹着回头时却发现卫庄正盯着自己。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被那样一双眼瞬也不瞬的看着,即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仍旧有些心虚。

        卫庄微微摇头,脱下自己外面套着的夜行衣裹在韩非身上,匕首挥动斩下一截衣摆,糊住韩非的脸,在脑后打一个结,活似牵骆驼的阿拉伯人。

        “这都不懂?”

        韩非讪讪的笑,桃花眼眨巴眨巴,他抱着剑脱不开手,哨兵离他又极近,匕首的冷锋蹭着他的脸,温度却一下攀升,烧得人心慌。

        不说别的,哨兵向导之间本就有天生的吸引力,哪来那么多纯洁的革命友谊。

        卫庄沉默着退远,撤下自己的精神屏障,韩非马上把精神触手探进去——他们建立了一个简单的精神连接,用来进行意识交流。

        其实这招也挺冒险……

        精神触手相交缠时,两人的精神图景深处都发出满足的喟叹,像茫茫人海终于相遇,浩浩百川终于归海,意识大声宣告着抗拒徒劳无益,你们的精神合该融作一处。

        万一突然就结合热了呢?

        韩非默默盘算,然后生出几丝窃喜。

        但还是颇有骨气的摸了一把藏着的抑制剂。

        【走】

        卫庄一张白脸泛起健康的血气——哨兵的精神永远是更依赖帮助的脆弱存在。

        这栋楼也是张家的产业,给他们清场半小时,不会有任何打扰,监控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他们一路朝着定位仪指示的方向走,在一个拐角停下,

        【楼梯口两个,休息室两个。】

        毕竟只是一个平常的宴会,姬无夜并没有设置多少警戒,更何况姬无夜自己已经足够强大。

        卫庄飞身掠出,遽然扔出的匕首穿透了一个人的咽喉,另一个人惊叫还噎在嗓子眼儿,就被割断了喉管。他在背后抓住两个死人的衣领,让血朝前喷涌,不致溅到自己,然后扶着尸体缓缓倒在楼梯上。

        休息室里两个人正百无聊赖的抽烟,一个突然站起,一掌劈在另一个人后脑上,后者不可置信的瘫软下去,前者动作僵硬,眼睛直直看着门口——韩非盯住他的眼睛缓缓走近——

        “你很困,你想睡觉了。”他轻声说。

        那人顺从地闭眼,晕死过去。

        卫庄眼神里含着不赞同:死人远比活人安全。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哨兵的精神波动被向导完全掩盖,门内的人对外界浑若未觉,卫庄从韩非手里接过他的剑,破门而入。

        韩非此前对于这种过于复古的冷兵器存有的种种怀疑在鲨齿出鞘的一刻烟消云散。

        无声

        这一剑刺出的速度太快,似乎连空气都没有惊动。

        向导没有哨兵那样强化的五感、速度和力量,于是韩非什么都没能看清,唯有哑光灰的手枪掉落在地的声响清晰可闻。

        剑刃反射的寒芒在空中随着主人挥舞的动作化作一道简洁的光弧,卫庄的剑招并非着力即发,触及姬无夜手腕上的金属时无声无息,而后力道尽出,将那粗壮的手臂生生压下十寸,露出未被保护的致命处。

        制定计划时卫庄大方坦陈自己并不是姬无夜的对手。

        啊,原句是:“三年后我可以击败他,不过你等得起吗?”

        韩非不需要卫庄击败姬无夜,更不需要姬无夜死,他要的是安安稳稳拿走姬无夜的首席之位,然后把他送进监狱。

        他只需要取走一样东西。

        即便没有武器,姬无夜终究是韩国这些年来最强的首席哨兵,他用腕部佩戴的金属格挡住卫庄的攻击后,就从一开始被突袭的慌乱转换成全力应战的姿态,手臂突然卸力令卫庄重心不稳向前趔趄,然后侧身让到一边,绑着铜的腿扫向卫庄下腹。

        白发的年轻哨兵闷哼一声,急退三步,不动声色拭去唇边一丝血。

        豹猫谨慎地退后,浑蓝的眼睛死盯着面前大它十倍不止的棕黑熊罴。

        精神体对峙,哨兵也在互相审视估量对方的实力。

        这代首席胜在天生神力无人可挡,且经验丰富。

        卫庄力量逊于姬无夜,但他有鬼谷剑术傍身。

        下一瞬他们又缠斗在一起,卫庄借着鲨齿的长度若即若离地在姬无夜周边游走,不时给他添上两三道血痕,都只是轻伤,但会令人分神。

        豹猫躲开黑熊强劲的几道掌风,轻灵地跃上黑熊的脊背,任由它拼命甩头挣动,仍死死咬在后颈处不松口。

        精神体吃痛让姬无夜的神色更为狰狞可怖,他狂躁起来,出招的动作越来越凌乱,无章可循且力量愈发霸道。

        卫庄难以招架,渐渐落了下风。

        又一次对招时姬无夜赤手抓住鲨齿的剑刃——眸间血丝满布目眦欲裂——一个挥手将卫庄连人带剑甩了出去。

        卫庄被重重砸到墙上,缓缓滑落,右手坚持握着剑柄,左手费力地支住地板,试图撑着站起来。

        半狂躁的哨兵掌心鲜血淋漓,浑然不觉疼痛般扬起得意到狰狞的笑,此刻他终于得空退到沙发边,捡起先前被打落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挣扎着站起的哨兵。

        “你有些本事,是谁派你来送死的?可惜——”

        他突然哑声。

        那一刻豹猫将利爪插进黑熊的左眼,干脆利落,黑熊在高维空间发出痛苦的咆哮,精神图景震颤,屏障开始片片剥落……

        卫庄垂着眼微微笑了。


        韩非不知何时走出,逆鳞站在他身后,与他身影相重,仿佛受到牵引,姬无夜缓缓低头与他视线相交。

        他从一开始就在房间外通过与卫庄的共感观察战况,同时将精神触手密密匝匝攀附于姬无夜的精神屏障之上,这时趁机一举攻入,蓄力已久全力一击的暗示封闭了姬无夜对外界的所有感知。


        姬无夜舒舒坦坦半倚在沙发上,这是专为哨兵准备的房间,白噪音柔和的将他包围起来,他在这里等——

        他听见了脚步声,穿着鹅黄长裙的女人轻轻推门进来,她刚刚结束演奏会,呼吸还有些急促,饱满的胸脯在蕾丝下若隐若现,白藕似的一对胳臂亲亲热热揽住了他的小臂,醉人的甜香直朝他鼻子里钻。

        她开口,声如其人,都是一般的娇媚婉转:“多谢姬老板来捧我的场~”

        姬无夜揽过这个尤物,拿起手边的酒瓶灌下去,然后一口亲在那白嫩的脸颊上,引得那女人咯咯直笑。

        女人伸出小舌在脸上舔了一口沾上的酒渍,嫌弃的咂咂嘴,

        “大老板这是喝的什么酒,一点儿酒味都没有。”

        姬无夜大笑,手已经往人身上寻摸,随意答说:“我们哨兵五感敏锐,喝不得你们的酒。”

        那女人肩带被扯下一块儿,香肩半露,偎在他怀里俏皮的一笑,

        “我能让将军喝上真正的好酒~”

        “哦?”

        女人神情微动,然后空气中氤氲开一片馥郁的酒香。

        姬无夜眼中精光大盛,“你是向导?!”

        “是呀……而且我很能干的,老板能不能收我……”女人抬头,一双眼泪汪汪的闪。

        精神触手温柔地抚摸过他的意识,压抑感顿时消去不少,姬无夜笑意深沉,同样伸出精神触手去回应。

        只是精神结合而已,想断就断,他没有任何负担。

        卫庄脸色黑极,他们的精神连接被韩非切断了,这一步在制定计划时韩非并没有说明。

        不仅如此,他看着韩非偎进姬无夜怀里,揽着他的手臂,说这样那样的浑话……

        这一步韩非当时也没说。

        豹猫原来只是缩在一边舔舐自己的伤口,此刻炸着毛跳起,在沉睡的瞎眼熊罴身上狠狠踩了好几脚仍不解气。

        姬无夜被放倒在沙发上,眼神呆滞,手在韩非身上扒拉,但扯下来的只有裹着的夜行衣,韩非依旧保持着注视状态进行暗示,无暇他顾——姬无夜的精神力在哨兵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大,他维持暗示相当费力。

        请求精神结合需要完全敞开图景

        姬无夜打开图景的一刹,那安抚他的精神触手不再温柔,直直冲入图景深处。

        没有播放白噪音的房间,没有女人,也没有酒香,意识陷于无尽黑暗。

        【在哪里】

        【资料在哪里】

        【你贩卖向导,提取向导素,暗中培养攻击性向导的全部交易记录】

        【在哪里!】

        ……

        【在我这儿】

        【具体位置】

        【……在我脖子上】

        韩非颇为惊讶,他原以为这份资料会被姬无夜藏起来严加看管,早联系张家做好了潜入姬家偷资料的准备——也就是他们下半夜的任务。

        没想到姬无夜如此大胆,会将这种关系身家性命的绝密随身携带。

        现在一想也不是不能理解,姬无夜自负多疑,恐怕只会相信自己。

        无论如何这是天降的好事。韩非就着半倚在姬无夜怀中的姿势解开他外面系着的领带,果然看见脖子上挂着一串细银链,他伸手去扯,解下银链末端的黑色U盘。

        【睡吧】

        暗示到最后一步,韩非长吁一口气,擦擦额角汗珠,眼看着姬无夜手臂无力下垂,合上眼皮。

        然后他被一把扯了出来。

        他这才发现卫庄脸色不善,杀气蹭蹭直冒,眼神凌厉,像是要活剐了沙发上的人。

        鲨齿一挥,姬无夜侧肋留下一道颇深的血痕,血液透过衣服缓缓渗出。

        “放血,以防万一。”

        卫庄声音冷得直掉冰碴,收了剑拽上韩非就往外走。

        哨兵五感敏锐,速度力量都远超普通人。

        哨兵更冲动,更易怒。

        他们的兽性也比普通人强大的多,还有更强烈的保护欲和占有欲。

        只有向导能指引安抚他们。

        韩非实在是个太不靠谱,太过跳脱的向导,卫庄怒气冲冲——精神连接说断就断,不带一丝顾虑,仗着相容度低就敢随便和别的哨兵精神结合,就差一点!

        他才想起他们只是合作关系,韩非可以很容易的抵抗他,靠抑制剂,靠人工向导素等等一类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向导独立过活了好多年,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的继续下去。

        而他不能。

 

      狂躁的火苗在哨兵眼神中闪动,韩非只看一眼便了然。

        此刻哨兵闹情绪的样子落在韩非眼里莫名像个发卡被抢的小姑娘,气鼓鼓却死闷着不言语,偏要等人发现来哄。

        “任务,任务为重啦,”韩非忍着笑,“顺利完成,我们成功了。”

        他顿了顿,又道:

        “我身上沾的洋葱味儿,呛的慌。”

        哨兵拽着他疾走的脚步不停,闻言回头瞥他一眼,神色有所缓和,“我看你沾的挺开心。”

        韩非笑嘻嘻操纵精神触手在哨兵屏障上一通虎摸,然后屏障接纳了他。

        【没有的事】

        【哼】

        逆鳞跟在两个人后面,怀里揣着不肯好好走路的豹猫,留下一个遍地狼藉的作案现场扬长而去。

TBC

评论(2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