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哑

【非庄】魂归来兮(上)

清水(目前来看),BE
突然想看韩非和小庄互动……
开头太啰嗦了……所以分了上下〒▽〒
私设多,,逻辑感人,而且还ooc……大家可以随便打我

————————————————————

        他从一片迷蒙中缓缓醒转。

        痛感从指尖扩散到全身,酷烈的痛楚灼烧五内,又倏然消失。

       疼痛是存在的证明。

        韩非伸出手臂,打量自己光洁的掌面,打量自己身上齐齐整整的绣纹紫衣,然后忍不住笑了。

        这是闹哪出?

        他现下坐在一片茂盛的蒿草里,身后靠着参天巨木,周围光线微暗,俨然身处密林之中。

        韩九公子深谙随遇而安之道,再说他曾出外游学多年,什么荒郊野岭没待过?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处境。他站起来抖擞衣裳下摆,打算四处走走,看看情况。

        背后传来“咝咝”的响动。

        他悠悠然一转身,正对上一个巨大的蛇头,晶黄蛇眼里瞳仁细细聚成一黑线,分叉的舌尖长而黏腻,离他鼻尖仅有两寸距离,腥臭气息直扑面门。

        韩非心神俱震,向后急退,奈何那华服衣摆飘飘,穿在青石板上是一派风流,在这坑洼不平的湿润泥地就是一场灾难——鞋履踩了后面袍角,连累他一个趔趄跌坐在地。

        那大蟒此时认定了眼前必是一顿美餐,昂着头猛冲过来。

        韩非堪堪来得及抬手护住面门。

       一阵破空之声传来,韩非只觉袖子被溅上了什么液体,举臂空等许久也没等到那蛇来攻击。他战战兢兢放了手一看,只见那墨绿的蟒蛇蛇身麻绳一样歪歪扭扭断在地上,蛇头孤零零掉在一旁,一把银亮的铁斧钉入泥地,斧面沾着腥血。

 

       一把木剑忽地横在他脖子底下,耳畔传来的声音邪意横肆,搁到外头是妥妥儿的少女杀手:

  

      “你是何人,来此作甚?”

 

       邪得有点耳熟,且比记忆里的声音更清亮。

        他缘着剑身抬头看去,剑主少年身量,一身黑布短褐式样寻常,领口松垮露出大片麦色胸膛,衣袖上绣一张牙舞爪的“鬼”字,十分奇异。

        少年噙着玩味的笑,五官精致凌厉,眼尾飞扬,眸子是熟悉又稀罕的银灰色。更巧的是相同的发式,齐肩的淡色短发肆意散着,夹杂了几缕白丝,额带束着碎发,也是同样的扎法。

        是你吗?

        是了,虽然未曾见过那人年少模样,但他绝不会认错

        他自知处境微妙,但再遇故人,眼眶还是一阵酸楚,本以为此生再不能相见的人如今竟然近在眼前——虽说是小了一号。

        “卫庄……”

        卫庄兄

        太莽撞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 毕竟这个称呼太久未能唤出。

 

       曾经只要默念就能让他心头发热,不畏阴寒的名字。

        少年显然很惊讶,脸上猜忌更重了几分——鬼谷所在甚是隐秘,外围还有奇门阵法和天险阻隔,生人想踏入比登天还难,此人一身锦绣华裳,看起来就身份不凡,刚才还差点被树蟒吞了,怎么看也不像有能闯进鬼谷的身手。

 

       他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少年卫庄眉头蹙到一处,实在想不出合理的解释,遂手腕一翻,把木剑逼得更近了些:

  

      “说,你若老实交代,我便饶你不死。”

 

       韩非举双手作投降状,心中倒不甚在意卫庄的威胁,只好声好气道:“卫庄兄手下留情。

 

       “你是何人?卫庄又是谁?”卫庄只把眉梢一挑,有心套话,“这里山势险要,你是怎么过来的?”

        韩非一时想不到好借口,但也不怕自己被卫庄伤到,依旧一副悠哉模样,

  

      “我无意打扰鬼谷,只是机缘巧合……”

 

       知道鬼谷,果然不无辜。

        卫庄心下一紧,木剑随主人心意触上男人的脖颈,低声威胁道:“回答问题!”

        一阵阴寒顺着剑身传来,卫庄持剑的手抖了抖,他猛的挥开剑,眼神戒备——木剑上结起一小片细密的冰碴。

        原来只是觉得这人肤色苍白血气不足,现在看来却白得近于妖了,唇色也格外浅淡。

  

      ……难不成是山精野怪?

        韩非看那木剑上冒着丝丝寒气的冰碴也是心里一惊,这个地界处处透着古怪,现在想来也许是自己的问题。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安抚这个小卫庄。

        他抬头,微一眯眼就绽开个极明媚的笑,桃花眼水光潋滟,一身霜雪刹那消融,叫那神气的眼波带着,苍白的脸也沾上了几分生气,一派丰神俊朗的好样貌——卫庄受不了他怎么笑,他清楚的很。

        “不瞒你说,我其实是神仙。”

 

       韩非不去管卫庄愈发玄妙的神色,说起瞎话来滔滔不绝,毫无心理压力。

 

       ——“我本欲向北云游,半途却受瘴气所阻,神魂受损,才在此小憩。”

        ——“承蒙相救,左右我还需要时间调养,不知小友可愿带我熟悉下界之事?”

 

       卫庄被这可疑人物笑得脸颊晕红,然而心里并不真信他的鬼话,嘴角傲慢的一撇,不动声色后退半步,道:“你如何证明?”

  

      “凭我知道你的名字,”韩非装模作样举着手掐算,“我还知道你出身韩国冷宫,肋下生三颗血痣,你母亲以为你是凶物——凡人当真是没见识,那分明是吉兆。”

 

       卫庄脸色一变,这事他母亲捂得死死的,绝不该有人得知。

 

       “刚才我那术法你也看见了,”韩非朝那木剑抬抬下颌,“还不信?”

        韩非瞅着这小少年风云变幻的神色心下暗笑,想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心绪在脸上露的多,也好糊弄,心想要是一会儿真过来喊他声神仙,他也不能太端着架子吓着人家。

  

      “跟我走。”

        然而卫庄手中木剑依旧握得稳稳当当,他见过这人躲树蟒的狼狈样,知道他没有杀心,纵然术法奇异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至于那秘事……他没有兴趣知道缘由,

        “你是何方神圣,我师父一看便知。”

        啧,不愧是卫庄兄,小时候也这么难搞。

 

       韩非笑容一垮,但还是配合地从泥地上起身,袍角竟然一丝污物都未沾染,看得卫庄脸色愈发冷硬。

 



       “你是鬼谷弟子,不好好修行,来这深山老林做什么?”

      “……来修行。”

        卫庄左手提着斧头,右手拿木剑虚顶着韩非的后腰,押解着韩非朝前走,略有些心虚——他其实是来砍柴的。

 

       一路上韩非絮絮叨叨,试图和小卫庄搭话,然而除了一开始那句,小卫庄什么都没回答,只是偶尔发声指示方向——韩非猜他是被吓着了。

        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贸然说那些私密事装相的,就算对面是这么个古里古怪的世界里的小号卫庄也不行。

        第一印象都不够美好了。

        韩非脚程太慢,待走到鬼谷人居处的木屋时已经日落西山,一柱炊烟细细升着,老人清矍的背影沐浴在夕阳下,一派儒雅风度,不像是叱咤风云的鬼谷先生,倒像是乡里教书的。

 

       卫庄向前几步施礼,又回头瞪了韩非一眼示意他往前走。鬼谷子背影动了一动,声音沉静,中气十足不怒自威,

        他问,“柴呢?”

 

       卫庄一愣,他没柴,可他捡了个生人回来啊?

 

       鬼谷子飘飘起身,瞪了眼看卫庄,像是完全看不见他弟子身后一身扎眼紫衣的人似的,絮絮叨叨开了腔,“聂儿等你搬柴开火等了两个时辰,你可是又去深山胡闹了?我和你说过多次,这日常杂事也是功课的一部分,须得认真对待,你倒好,马马虎虎不放在心上,洗衣缝补也就罢了,现在饭也不想吃了吗?”

        卫庄瞪圆了眼看师父说教,又转头看看他身后的妖物——紫衣人看看鬼谷子又看看他,摊开手冲他笑了。


TBC

评论(2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