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哑

【非庄/脑洞】湘西,湘西

非常,非常,非常OOC,剧情俗套,务必慎入。 

看沈从文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中毒一样挥之不去……
写不出来,就……写个大纲慰藉下饥渴的自己╯﹏╰
湘西背景,时间大约是抗战那会儿,ABO世界观。
对这段历史不是很了解,有各种bug请见谅

军官韩非×苗人卫庄

——————————————————

韩非行军的时候遇到山匪埋伏,受伤后落水,与大部队失散。

韩非一路漂流进大山深处,被正好在河边捕鱼的卫庄捡到了。(请代入少年小庄)

卫庄是当地一个苗族部落里的孤儿,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被隐居在苗乡边缘的汉人治好了,顺道被收养,这个汉人神通广大,被当地人称作“鬼老”,除了收养卫庄之外,还收养了一个汉人的孤儿,也就是盖聂。

鬼老不像一般人那样当干爹,他让两个小孩叫他师父。这户人家只靠行医和打猎就十分富足,鬼老是个强大的乾元,两个小孩分化之后居然都是甜美的坤泽,很多人都想和鬼老结亲。

鬼谷三人组并不鸟……眼光一个比一个高。

话说回来,韩非受了不轻的伤,被卫庄捡到家里治疗,相处之下渐生情愫。

卫庄一开始是怎么喜欢上韩非的呢

鬼老给两个小孩讲了不少文韬武略,古时今事,然而苗乡人过的是桃源一样的日子,卫庄对这些东西只有一个遥远的概念

然后来了这样一个人,打仗,保家卫国,书里写的口中传的全都亲身经历过,他身上是硝烟气,满腔热血尚未被多次经历的死亡冷却,在对战争有了清醒认识之后还保持着不少极具煽动性的东西,信念和志向几乎是具现化的,带给卫庄的是完全新奇的体验。

韩非给他看五四的诗,

和歌颂爱情和生活的苗歌完全不同的,燃着火浸着血的诗

从水里湿淋淋冒出头的外乡人激起一种于卫庄而言无比陌生的激情,混着崇拜产生了炽烈爱意。

韩非随身的防水包里有不少好东西,

黑亮的驳壳枪,鬼老看了都要点头笑

还有甜兮兮的巧克力,卫庄从来没见过这种奇妙的小吃食。

钢笔,信纸,一本字帖,一沓机密文件。

城里的乾元长得好看还套路深,给卫庄画像、写情诗,早晨还会拖着伤采回一束带着露水的山茉莉放在门前,比只会唱山歌和送羊的原住民杀伤力大多了。

路上随便笑一笑也能勾得各位坤泽芳心大动。

这里的光棍乾元都不乐意了,凭什么一寨子看着长的白菜就这么被拱了啊,就有人趁韩非出来溜达的时候去找事,韩非在军队里当的是作战参谋,打枪还行肉搏不咋地,身板又小,对上五大三粗的苗乡小伙儿没有胜算,卫庄从天而降英雄救美好几次。

卫庄灵动又鲜活,敏捷得像山里的豹子,像山里的精灵,像山神。

他简直就是裹着蜜的砒霜,混了鸩毒的美酒,让人忘却死亡甘心饮下,且时间越长越上瘾,韩非觉得这是他一生所爱没跑了。

总之是两个陷入狂热爱情的年轻人,看对方怎么看怎么好,沉浸在牵个手就心旌神驰脸红心跳的阶段。

但是韩非是军人,伤快养好了,可外头的仗还没打完呢。

卫庄觉得跟着韩非出去走走也行,打仗就打仗,他不怕,还好奇。

韩非说不行,坤泽在军队里太危险了,而且他自己也没把握能在战争中活下去,不能连累卫庄。

花前月下变成一场灾难,爱情之外还有现实,把浪漫的幻想无情打破,就算不再轻易提起,气氛依旧夹杂着沉重。

那就留下来,留在这里?

可卫庄一开始欣赏的就是韩非身上强大的信念远大的志向,高度的责任感什么的。

他只是暗搓搓拦下很多外面传进来的消息,想再拖延一点时间。韩非不知道这件事,他只是不再按时吃药,想让伤好的稍微慢一点。

但是某天,外面来收皮货的商人来了鬼老家,提起附近城里的xx军马上要开拔了,韩非听了陷入沉思,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走了。卫庄来晚一步,看见皮货商人也就明白了。

这天晚上卫庄把韩非约到一个山洞(苗族约会圣地)里,他不在发情期,苗族爱情观又比较豪放,不终身标记的话,乾元坤泽没有婚约也可以那啥,卫庄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而且他内心也觉得,如果自己连身体都给韩非了,还是不能让他留下或者带他一起走,那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韩非最后想做出承诺,他想说等局势稳定,他一定回来。

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打晕了。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身处某个城里的客栈,窗外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军装补好了穿在身上,他的背包放在身边,机密文件一份不少,送给鬼老的手枪、送给卫庄的钢笔都在里面,只有巧克力被搜刮干净,送给盖聂的字帖倒也不在(因为师哥实在很喜欢这本字帖)。

(鬼老:我不喜欢那把枪吗?!逆徒!逆徒!那可是顶好的德国货!)

一年一年又一年,他从团里的作战参谋做到军区参谋长,为战争胜利做了不少贡献。

韩非打完仗,带了两个卫兵,一牛车的军火糖果,又回来找人,靠当年那个皮货商带路才费事巴力进了山。

他第一眼看见盖聂在院子里喂猎狗,三年不见长高长帅不少,看见韩非后,盖聂起先很震惊(面无表情),然后似乎很生气(微微皱眉),最后眼神里露出一丝怜悯(面无表情)。

然后韩非回头看到了卫庄。(请代入青年小庄)

卫庄也长高了,几乎和他差不多高,而三年前韩非要比他高出一头。卫庄的淡褐短发变成不带一丝杂色的雪白,五官轮廓更深邃,更精致,提着一把银亮的苗刀犹如神话里披荆斩棘而出的雅典娜。

“雅典娜”周身冷的掉冰碴子,二话不说劈断牛和车相连的麻绳,把那车礼物一脚踹下山坡,头也不回的走了。

冷言冷语冷心冷情,哪还有那个热辣(?)阳光的苗乡小美人的影子

其实卫庄很开心,他把韩非送走就做好了人不会再回来的最坏打算,而三年比他预想的最好的时间还要短。

但是苦头他也吃尽了,那不管不顾的一夜距他的发情期太近,身体还是受到了影响,抑制发情期的草药对他不再有效果,他疯狂排斥乾元的气息,每个发情期只能想着韩非默默忍受。

就,好气哦。

总之还是你情我愿,虽然三年后的卫庄傲娇指数飙升,嘲讽力战斗力都大幅增强,但是韩非毕竟是韩非,经历了一连串(我想不出来但是一定很有意思)的事情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这一次韩非决定带卫庄一起走。

日本人投降了,驻扎在湘西的军队清闲了很多,平日也就剿剿匪什么的,卫庄太能打,随军根本没人敢说闲话。

韩非其实身家显赫,战争结束后家族让他回去,他们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城市让卫庄不舒服,家族里的明争暗斗比战争更让韩非心力交瘁,他们最后还是选择回到苗乡生活。

HAPPY ENDING

鬼老:所以从头至尾我就没多少戏份吗?

盖聂:……

啊啊啊啊我知道这玩意儿特别狗血OOC但是自我脑补感觉好爽啊(被打)

主要是,穿着苗装,挂着各种银饰啊铃铛啊,提着两把苗刀,一刀砍翻一只野猪,昂首挺胸接受众人欢呼,一脚踩在战利品上的卫庄,和半身军装,半身缠着绷带,在吊脚楼下放松地看着太阳渐渐升起照亮苗寨,眼神是暂时脱离战争时重新燃起浪漫和好奇的火光的韩非……被这种想象击昏!!

两个人不用背负那么多沉重的责任。

结局也是好的。

爱情特别美好,特别外向,环境支持所以不需要隐忍。

爱情在苗乡是很重要的事,他们认为年轻人应当把一些青春耗费在爱情上。

皮这一下,我特别开心!

想了想还是把tag都打上了……不甘寂寞(⋟﹏⋞)

评论(43)

热度(38)